北陂杏花佳句欣赏

1.北陂杏花 赏析 这首绝句写于王安石贬居江宁(今南京)之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一、二句写景状物,描绘杏花临水照影之娇媚。首句点明杏花所处地理位置。 “陂”,此处是指池塘。一池…

1.北陂杏花 赏析

这首绝句写于王安石贬居江宁(今南京)之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一、二句写景状物,描绘杏花临水照影之娇媚。首句点明杏花所处地理位置。

“陂”,此处是指池塘。一池碧绿的春水环绕着杏树,预示着勃发的生机。

“绕”字用得精巧,既写陂水曲折蜿蜒之流势,又写水花之相依相亲。王安石爱用“绕”字摹写山形水势,如他《江上》一诗中说:“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

在《书湖阴先生壁》(其一)中写到:“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又在《钟山即事》中说“涧水无声绕竹流”,无一不给人以清婉、柔媚、幽静之感。

次句从花与影两个方面写杏花的绰约风姿。满树繁花竞相开放,满池花影摇曳迷离。

“妖娆”二字本用于写人,这里移用于杏花,展现了杏花争奇斗妍的照人光彩。一个“各”字,表明在诗人眼中,花与影一样地美艳、多情,一样令人流连忘返、沉迷自失。

宋人许顗《彦周诗话》说:“荆公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如‘秋水泻明河,迢迢藕花底’,又《桃花诗》云:‘晴沟涨春渌周遭,俯视红影移鱼舠’,皆观其影。”王安石写花善于从本体和投影两方面着手,如此刻画,虚实相生:一方面使景物更具立体的美,另一方面也透露出诗人的审美趣味,即对虚静恬淡之美的情有独钟。

三四句议论抒情,褒扬北陂杏花品性之美。这两句对偶精工,如陈衍《宋诗精华录》说:“荆公绝句,多对语甚工者,似是作律诗未就化成截句(绝句)。”

这两句托物言志,耐人玩味。“东风吹作雪”,这一笔淋漓地描绘出风吹杏树,落英缤纷,似漫天飞雪,而随波逐流的凄美景象,比喻生动,浮想联翩。

即便是东风轻拂,娇媚的花儿也不堪吹折,它凋谢了,零落了,这本是让人黯然神伤的。但诗人却偏说它胜过南陌杏花,矜持与自足之意溢于言表。

这一对比启人深思:“南陌”在此诗中与“北陂”相对立,这两个背景意象包含着一种空间的隐喻。若说清幽静谧的“北陂”是远离浮世喧嚣的隐逸之所,则“南陌”正是熙来攘往、物欲横陈的名利之场。

“南陌”繁华,“北陂”僻静;“南陌”热闹,“北陂”空寂;北陂杏花即使零落了,尚可在一泓清波中保持素洁;而南陌的杏花要么历尽亵玩、任人攀折;要么凋零路面、任人践踏,碾成尘土,满身污秽。若说这南陌杏花是邀功请赏、党同伐异的得势权臣的影射,则北陂杏花是诗人刚强耿介、孤芳自赏的自我人格的象征。

王安石从1070年(熙宁三年)到1076年(熙宁九年),两次拜相,又两次罢相,最后退居江宁,寄情于半山。罢相之后,他虽被迫退出政治舞台,但仍然坚持自己原有的改革信念与立场,积极倡言“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

一“纵”,一“绝”,呼应紧密,激浊扬清,掷地有声地表明他的政治立场与人生操守。 王安石是宰相中的读书人,到晚年,他的绝句尤好。

曾有人言,唐代以后无诗,此论太极端了点。王安石晚年的绝句有不少是直追唐人的,在议论入诗上,他的议论与描叙结合得很紧,而且议论不浅白直切,而是含蕴有味。

2.《北陂杏花》赏析

王安石暮年退居金陵所做的《北陂杏花》一诗,本来为人们喜欢。

北陂杏花 一陂春水绕花身, 花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东风吹作雪, 绝胜南陌碾成尘。

外传这首诗写于王荆公暮年免职退居江宁之后,是他晚境凄冷心境的写照。 诗分两层。

前二句为第一层,写杏花的妖娆俊俏,主要写其形,为后二句写其神作铺垫。这时的诗人已经是在相位上两起两落,最后是闲居江宁。

诗人在这首诗中给读者描写了两种“杏花”,一种是在南陌历尽亵玩、任人攀折最终被碾作尘的杏花;一种是在春风中被吹作雪的杏花。两种杏花两样人生。

但“纵被”与“绝胜”对举而出,让我们看到了诗人的选择。这里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点对比:“南陌”与“北陂”的对比,“南陌”热闹,“北陂”空寂,或许清幽静谧的“北陂”是远离浮世喧嚣的隐逸之所,则“南陌”正是熙来攘往、物欲横陈的名利之场。

桃、杏古来多并称,但与桃之妖艳轻薄相比,杏花鲜艳明丽而不落凡俗。这首诗写的是傍水的杏花,更是风姿绰约,别具逸致。

首句写树。一“绕”字,写出了“春水”以深情柔意对“花身”的爱惜、护卫和滋润,突出了杏花生长环境的清澄幽洁。

次句写花。树上繁花似锦,妖娆美丽;水中倒影荡漾,同样娇媚生动,树上真身,水中倒影,相映生辉,相得益彰。

宋人许顗《彦周诗话》称:“荆公(王安石)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花树倒影在明净清澈的春水之中,于原有的娇艳之外更增添了一种清澄渊静之美。

王安石晚年退居林下,淡然自得,泊然无为,他特别爱看水中倒影,正反映了他在这种淡泊心境下对于澄澹虚静之美的追求。花开花落,是生物的必然。

是吹散空中,洒落水上;还是沦落尘陌,任人践踏,落花有着不同的去处。这里的“北陂杏花”显然属于前者。

诗人由此生发情思,代花立言,以决绝的语气作出选择:“作雪”而决不“成尘”。这里的杏花已成了人格的象征。

清人陈衍曾说:“末二语恰是自己身分。”王安石为人刚毅倔强,后两句正反映了他这方面的志向和性格。

首句的出色之处在于,它不但从杏花自己写,而是还从“一陂春水”写,两者又用一个“绕”牢牢关联在一起。“一陂春水”自己就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陂”是水池。春天冰刚化开,水中还没有生出青苔等物,也还没有落下种种污物,以是一陂春水明亮、廉洁,极度可能引起墨客这样性情廉洁之人的喜欢。

一陂春水是这株杏花生长的情况,尤其是作者用了一个极具想象力的词语“绕”,“绕”字阐明“陂”是弯弯曲曲的,而杏花则是生长在一个深入进“陂”来的土包的尖角上的。王安石确是爱用“绕”字摹写山形水势,如《江上》“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如《书湖阴师长壁》(其一)“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推门送青来”,如《钟山即事》“涧水无声绕竹流”。

但我分歧意某些专家“‘绕’字写水花之相依相亲”的说法。由于此处的“绕”字只是写出了两者的形状相干,而不是像“一水护田将绿绕”中的“绕”是“护田”的。

但纵然只是这样容易的“一陂春水”和这样容易的一“绕”,就已经完全渲染出杏花之美来了。有了这样容易的“一陂春水”和这样容易的一“绕”,这株杏花就具有了别的杏花所不具备的特点了。

这种美,是花与情况的和睦之美,是主体与情况的相得益彰之美:有了这陂清丽的春水,才显出了这株杏花的精致清艳俊俏;有了这株杏花的倒影,也才显现出了这陂春水的明亮剔透,清雅可儿。 这句的又一个出色之处很简单被人疏忽,这便是“花身”二字。

为什么是“花身”,而不是“杏花”或“花树”?“花身”二字能让人想象出满树都是凋谢的杏花,显现出杏花的繁茂和杏树的繁盛的生命力。而“杏花”二字则不知所指的是杏树的花依旧杏树自己。

此句也是为下面一句做的铺垫。正是由于此处有花有水,下面才有花有影。

第二句“花影妖娆各占春”,则是从杏花与其水中的倒影两个分歧对象组成的一个完好画面上写杏花的美艳。一个“妖娆”将杏花拟人化已令人倾倒,没想到王荆公偏偏又祭出那“一陂春水”,并且是再表层楼,这里春水不再是衬托,由于水里的杏花影已成了与岸上杏花并列在一起的双姝,犹如是一对双胞胎的美少女姐妹,配合妖娆于大自然的山川间,水中之虚花和岸上之实花相互映衬,虚实相衬,相映成辉。

而大自可是完全成了画面的后台,你看,地面还一片萧瑟,只有这杏花的形和影傲然怒放在天地之间,从而昭示了春天的到来及其俊俏。此中一个“占”字,极具内含,王荆公畅言“定命不敷畏,人言不敷恤,祖宗之法不敷守”,一概都无私无畏,假使只有一株,也会装点人间春色,不去领悟别人的鄙视眼光,不去领悟人间的冷落,信任自会占尽人间春色,这株“占”尽春天的杏花包罗花后的身影,不正是这位宏大的革新家敢为天下先和对自己的史册职位的非常自信的猛烈体现吗?王荆公可说是把这陂春水用到了极致,这就犹如是一位高超的照相家,综合运用局面的种种要素,为我们组成了一幅有主有次、有虚有实、有远有近的精致画面,从而把一株孤零零色彩枯燥单调的杏花变得立体,变得丰裕,变得中心突出。

3.北坡杏花(王安石)的赏析

北陂杏花(宋)王安石

一陂春水浇花身,身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桃、杏古来多并称,但与桃之妖艳轻薄相比,杏花鲜艳明丽而不落凡俗。这首诗写的是傍水的杏花,更是风姿绰约,别具逸致。

首句写树。一“绕”字,写出了“春水”以深情柔意对“花身”的爱惜、护卫和滋润,突出了杏花生长环境的清澄幽洁。

次句写花。树上繁花似锦,妖娆美丽;水中倒影荡漾,同样娇媚生动,树上真身,水中倒影,相映生辉,相得益彰。宋人许顗《彦周诗话》称:“荆公(王安石)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花树倒影在明净清澈的春水之中,于原有的娇艳之外更增添了一种清澄渊静之美。王安石晚年退居林下,淡然自得,泊然无为,他特别爱看水中倒影,正反映了他在这种淡泊心境下对于澄澹虚静之美的追求。

花开花落,是生物的必然。是吹散空中,洒落水上;还是沦落尘陌,任人践踏,落花有着不同的去处。这里的“北陂杏花”显然属于前者。诗人由此生发情思,代花立言,以决绝的语气作出选择:“作雪”而决不“成尘”。这里的杏花已成了人格的象征。清人陈衍曾说:“末二语恰是自己身分。”王安石为人刚毅倔强,后两句正反映了他这方面的志向和性格。

4.北陂杏花 赏析

这首绝句写于王安石贬居江宁(今南京)之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一、二句写景状物,描绘杏花临水照影之娇媚。首句点明杏花所处地理位置。

“陂”,此处是指池塘。一池碧绿的春水环绕着杏树,预示着勃发的生机。

“绕”字用得精巧,既写陂水曲折蜿蜒之流势,又写水花之相依相亲。王安石爱用“绕”字摹写山形水势,如他《江上》一诗中说:“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

在《书湖阴先生壁》(其一)中写到:“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又在《钟山即事》中说“涧水无声绕竹流”,无一不给人以清婉、柔媚、幽静之感。

次句从花与影两个方面写杏花的绰约风姿。满树繁花竞相开放,满池花影摇曳迷离。

“妖娆”二字本用于写人,这里移用于杏花,展现了杏花争奇斗妍的照人光彩。一个“各”字,表明在诗人眼中,花与影一样地美艳、多情,一样令人流连忘返、沉迷自失。

宋人许顗《彦周诗话》说:“荆公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如‘秋水泻明河,迢迢藕花底’,又《桃花诗》云:‘晴沟涨春渌周遭,俯视红影移鱼舠’,皆观其影。”王安石写花善于从本体和投影两方面着手,如此刻画,虚实相生:一方面使景物更具立体的美,另一方面也透露出诗人的审美趣味,即对虚静恬淡之美的情有独钟。

三四句议论抒情,褒扬北陂杏花品性之美。这两句对偶精工,如陈衍《宋诗精华录》说:“荆公绝句,多对语甚工者,似是作律诗未就化成截句(绝句)。”

这两句托物言志,耐人玩味。“东风吹作雪”,这一笔淋漓地描绘出风吹杏树,落英缤纷,似漫天飞雪,而随波逐流的凄美景象,比喻生动,浮想联翩。

即便是东风轻拂,娇媚的花儿也不堪吹折,它凋谢了,零落了,这本是让人黯然神伤的。但诗人却偏说它胜过南陌杏花,矜持与自足之意溢于言表。

这一对比启人深思:“南陌”在此诗中与“北陂”相对立,这两个背景意象包含着一种空间的隐喻。若说清幽静谧的“北陂”是远离浮世喧嚣的隐逸之所,则“南陌”正是熙来攘往、物欲横陈的名利之场。

“南陌”繁华,“北陂”僻静;“南陌”热闹,“北陂”空寂;北陂杏花即使零落了,尚可在一泓清波中保持素洁;而南陌的杏花要么历尽亵玩、任人攀折;要么凋零路面、任人践踏,碾成尘土,满身污秽。若说这南陌杏花是邀功请赏、党同伐异的得势权臣的影射,则北陂杏花是诗人刚强耿介、孤芳自赏的自我人格的象征。

王安石从1070年(熙宁三年)到1076年(熙宁九年),两次拜相,又两次罢相,最后退居江宁,寄情于半山。罢相之后,他虽被迫退出政治舞台,但仍然坚持自己原有的改革信念与立场,积极倡言“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

一“纵”,一“绝”,呼应紧密,激浊扬清,掷地有声地表明他的政治立场与人生操守。 王安石是宰相中的读书人,到晚年,他的绝句尤好。

曾有人言,唐代以后无诗,此论太极端了点。王安石晚年的绝句有不少是直追唐人的,在议论入诗上,他的议论与描叙结合得很紧,而且议论不浅白直切,而是含蕴有味。

5.赏析王安石的《北陂杏花》,求解~

诗融情于景,寄意于物,辞浅而味永.他隐退江宁之后,当初创立的善政美法屡遭保守派反对、阻挠,已日渐式微,常常郁愤慨叹。

此诗表面上显得冲旷萧散,实则健朗豪逸,表现出“丰肌健骨”,抒发了作者的立场和操守。这首绝句写于王安石贬居江宁(今南京)之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次句从花与影两个方面写杏花的绰约风姿。满树繁花竞相开放,满池花影摇曳迷离。

“妖娆”二字本用于写人,这里移用于杏花,展现了杏花争奇斗妍的照人光彩。一个“各”字,表明在诗人眼中,花与影一样地美艳、多情,一样令人流连忘返、沉迷自失。

王安石写花善于从本体和投影两方面着手,如此刻画,虚实相生:一方面使景物更具立体的美,另一方面也透露出诗人的审美趣味,即对虚静恬淡之美的情有独钟。 三四句议论抒情,褒扬北陂杏花品性之美。

这两句对偶精工。

6.赏析北陂杏花

北陂杏花 一陂春水绕花身, 花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春风吹作雪, 绝胜南陌碾成尘。 赏析 这首绝句写于王安石贬居江宁之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王安石是宰相中的读书人,到晚年,他的绝句尤好。曾有人言,唐代以后无诗,此论太极端了点。

王安石晚年的绝句有不少是直追唐人的,在议论入诗上,他的议论与描叙结合得很紧,而且议论不浅白直切,而是含蕴有味。 一、二句写景状物,描绘杏花临水照影之娇媚。

首句点明杏花所处地理位置。“陂”,此处是指池塘。

一池碧绿的春水环绕着杏树,预示着勃发的生机。“绕”字用得精巧,既写陂水曲折蜿蜒之流势,又写水花之相依相亲。

王安石爱用“绕”字摹写山形水势,如他《江上》一诗中说:“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在《书湖阴先生壁》(其一)中写到:“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又在《钟山即事》中说“涧水无声绕竹流”,有清婉、柔媚、幽静之感。 次句从花与影两个方面写杏花的绰约风姿。

满树繁花竞相开放,满池花影摇曳迷离。“妖娆”二字本用于写人,这里移用于杏花,展现了杏花争奇斗妍的照人光彩。

一个“各”字,表明在诗人眼中,花与影一样地美艳、多情,一样令人流连忘返、沉迷自失。宋人许顗《彦周诗话》说:“荆公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如‘秋水泻明河,迢迢藕花底’,又《桃花诗》云:‘晴沟涨春渌周遭,俯视红影移鱼舠’,皆观其影。”

王安石写花善于从本体和投影两方面着手,如此刻画,虚实相生:一方面使景物更具立体的美,另一方面也透露出诗人的审美趣味,即对虚静恬淡之美的情有独钟。 三四句议论抒情,褒扬北陂杏花品性之美。

这两句对偶精工,如陈衍《宋诗精华录》说:“荆公绝句,多对语甚工者,似是作律诗未就化成截句(绝句)。”这两句托物言志,耐人玩味。

“东风吹作雪”,这一笔淋漓地描绘出风吹杏树,落英缤纷,似漫天飞雪,而随波逐流的凄美景象,比喻生动,浮想联翩。即便是春风轻拂,娇媚的花儿也不堪吹折,它凋谢了,零落了,这本是让人黯然神伤的。

但诗人却偏说它胜过南陌杏花,矜持与自足之意溢于言表。这一对比启人深思:“南陌”在此诗中与“北陂”相对立,这两个背景意象包含着一种空间的隐喻。

若说清幽静谧的“北陂”是远离浮世喧嚣的隐逸之所,则“南陌”正是熙来攘往、物欲横陈的名利之场。“南陌”繁华,“北陂”僻静;“南陌”热闹,“北陂”空寂;北陂杏花即使零落了,尚可在一泓清波中保持素洁;而南陌的杏花要么历尽亵玩、任人攀折;要么凋零路面、任人践踏,碾成尘土,满身污秽。

若说这南陌杏花是邀功请赏、党同伐异的得势权臣的影射,则北陂杏花是诗人刚强耿介、孤芳自赏的自我人格的象征。王安石从1070年(熙宁三年)到1076年(熙宁九年),两次拜相,又两次罢相,最后退居江宁,寄情于半山。

罢相之后,他虽被迫退出政治舞台,但仍然坚持自己原有的改革信念与立场,积极倡言“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一“纵”,一“绝”,呼应紧密,激浊扬清,掷地有声地表明他的政治立场与人生操守。

绝句由于篇幅短小,很忌一气直下,没有波折。这首诗句句写临水杏花,第二句承第一句;第三、四句承第二句,却宕开一层,以“纵被”领句,用“绝胜”作呼应,便使全诗跌宕有致,富于曲折变化。

这样布局,有直写,有侧写,有描绘,有议论,诗人自己爱好高洁的品格也就贯注其中了。

7.北陂杏花 赏析 简短 明了 快

王安石暮年退居金陵所做的《北陂杏花》一诗,本来为人们喜欢。

北陂杏花 一陂春水绕花身, 花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东风吹作雪, 绝胜南陌碾成尘。

外传这首诗写于王荆公暮年免职退居江宁之后,是他晚境凄冷心境的写照。 诗分两层。

前二句为第一层,写杏花的妖娆俊俏,主要写其形,为后二句写其神作铺垫。 这时的诗人已经是在相位上两起两落,最后是闲居江宁。

诗人在这首诗中给读者描写了两种“杏花”,一种是在南陌历尽亵玩、任人攀折最终被碾作尘的杏花;一种是在春风中被吹作雪的杏花。两种杏花两样人生。

但“纵被”与“绝胜”对举而出,让我们看到了诗人的选择。这里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点对比:“南陌”与“北陂”的对比,“南陌”热闹,“北陂”空寂,或许清幽静谧的“北陂”是远离浮世喧嚣的隐逸之所,则“南陌”正是熙来攘往、物欲横陈的名利之场。

桃、杏古来多并称,但与桃之妖艳轻薄相比,杏花鲜艳明丽而不落凡俗。这首诗写的是傍水的杏花,更是风姿绰约,别具逸致。

首句写树。一“绕”字,写出了“春水”以深情柔意对“花身”的爱惜、护卫和滋润,突出了杏花生长环境的清澄幽洁。

次句写花。树上繁花似锦,妖娆美丽;水中倒影荡漾,同样娇媚生动,树上真身,水中倒影,相映生辉,相得益彰。

宋人许顗《彦周诗话》称:“荆公(王安石)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花树倒影在明净清澈的春水之中,于原有的娇艳之外更增添了一种清澄渊静之美。

王安石晚年退居林下,淡然自得,泊然无为,他特别爱看水中倒影,正反映了他在这种淡泊心境下对于澄澹虚静之美的追求。 花开花落,是生物的必然。

是吹散空中,洒落水上;还是沦落尘陌,任人践踏,落花有着不同的去处。这里的“北陂杏花”显然属于前者。

诗人由此生发情思,代花立言,以决绝的语气作出选择:“作雪”而决不“成尘”。这里的杏花已成了人格的象征。

清人陈衍曾说:“末二语恰是自己身分。”王安石为人刚毅倔强,后两句正反映了他这方面的志向和性格。

首句的出色之处在于,它不但从杏花自己写,而是还从“一陂春水”写,两者又用一个“绕”牢牢关联在一起。“一陂春水”自己就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陂”是水池。春天冰刚化开,水中还没有生出青苔等物,也还没有落下种种污物,以是一陂春水明亮、廉洁,极度可能引起墨客这样性情廉洁之人的喜欢。

一陂春水是这株杏花生长的情况,尤其是作者用了一个极具想象力的词语“绕”,“绕”字阐明“陂”是弯弯曲曲的,而杏花则是生长在一个深入进“陂”来的土包的尖角上的。王安石确是爱用“绕”字摹写山形水势,如《江上》“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如《书湖阴师长壁》(其一)“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推门送青来”,如《钟山即事》“涧水无声绕竹流”。

但我分歧意某些专家“‘绕’字写水花之相依相亲”的说法。由于此处的“绕”字只是写出了两者的形状相干,而不是像“一水护田将绿绕”中的“绕”是“护田”的。

但纵然只是这样容易的“一陂春水”和这样容易的一“绕”,就已经完全渲染出杏花之美来了。有了这样容易的“一陂春水”和这样容易的一“绕”,这株杏花就具有了别的杏花所不具备的特点了。

这种美,是花与情况的和睦之美,是主体与情况的相得益彰之美:有了这陂清丽的春水,才显出了这株杏花的精致清艳俊俏;有了这株杏花的倒影,也才显现出了这陂春水的明亮剔透,清雅可儿。 这句的又一个出色之处很简单被人疏忽,这便是“花身”二字。

为什么是“花身”,而不是“杏花”或“花树”?“花身”二字能让人想象出满树都是凋谢的杏花,显现出杏花的繁茂和杏树的繁盛的生命力。而“杏花”二字则不知所指的是杏树的花依旧杏树自己。

此句也是为下面一句做的铺垫。正是由于此处有花有水,下面才有花有影。

第二句“花影妖娆各占春”,则是从杏花与其水中的倒影两个分歧对象组成的一个完好画面上写杏花的美艳。一个“妖娆”将杏花拟人化已令人倾倒,没想到王荆公偏偏又祭出那“一陂春水”,并且是再表层楼,这里春水不再是衬托,由于水里的杏花影已成了与岸上杏花并列在一起的双姝,犹如是一对双胞胎的美少女姐妹,配合妖娆于大自然的山川间,水中之虚花和岸上之实花相互映衬,虚实相衬,相映成辉。

而大自可是完全成了画面的后台,你看,地面还一片萧瑟,只有这杏花的形和影傲然怒放在天地之间,从而昭示了春天的到来及其俊俏。此中一个“占”字,极具内含,王荆公畅言“定命不敷畏,人言不敷恤,祖宗之法不敷守”,一概都无私无畏,假使只有一株,也会装点人间春色,不去领悟别人的鄙视眼光,不去领悟人间的冷落,信任自会占尽人间春色,这株“占”尽春天的杏花包罗花后的身影,不正是这位宏大的革新家敢为天下先和对自己的史册职位的非常自信的猛烈体现吗?王荆公可说是把这陂春水用到了极致,这就犹如是一位高超的照相家,综合运用局面的种种要素,为我们组成了一幅有主有次、有虚有实、有远有近的精致画面,从而把一株孤零零色彩枯燥单调的杏花变得立体,变得丰裕,变得中心突出,主题明。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