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挽歌辞三首(拟挽歌辞三首全文译)

10月15日农历春节,和清明节、中元节一样,都是祭祀的节日。 这一天,我们点上蜡烛和熏香,怀念逝去的亲人,认真凝视死亡,思考死亡的意义,学会珍惜当下。 中国人爱谈生,不谈死。 人们…

10月15日农历春节,和清明节、中元节一样,都是祭祀的节日。

这一天,我们点上蜡烛和熏香,怀念逝去的亲人,认真凝视死亡,思考死亡的意义,学会珍惜当下。

中国人爱谈生,不谈死。

人们喜欢吹嘘长寿长寿,分享养生之道,对生命的热爱,来换取对死亡的拒绝。

每次触及死亡的话题,往往很难打开话题,避免谈论与死亡有关的事情。比如我们小的时候,如果提到禁忌语,大人们总会说起,好像说起死亡就会带来不好的想法。

科学家今岛友吉说“死亡是最高的美学命题”。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中国没有死亡美学。

但仔细想想,并不是中国人有死亡的审美,只是我们的性格使然,注定不会像拉美文化那样张扬,在亡灵节举行盛大的音乐舞蹈;不会像日本那样有尊严,把自杀放在道德的位置上。

中国人对死亡比较矜持。

图片|拟见 ?图片|待看

清明时节,我们会在烟雨中锄去新生的杂草,为彩绘的墓碑上漆,让亲人安息的坟墓,也有尊严地屹立在群山之中。

在寒冷的季节里,我们默默地将扎好的纸、钱、生命祭品烧到地下的亲人身边。霜降黄泉,他们要的只是让他们活着的时候吃饱穿暖,有尊严。

图片|夷山窑 ?图|宜山窑

中庸曰:“物以死为生,物以死为生。”

让逝者活得像个像样,让逝者不惧怕死后的世界。这种对生命的尊重,这种对未知的坦然,就是中国人对死亡的审美。

有了这种死亡美学,生命就不会随便生死。

图片|夷山窑 ?图|宜山窑

中国人对死亡的审美是真实的,冷静的。

死亡是冰冷的,庄子用一个美丽的梦把它诗意化,坦然面对。因此,随着庄周变成蝴蝶,蝴蝶改变了庄周,生活在大自然中。

陶渊明也是如此。42岁时,陶渊明退居农村,过着自己的生活。44岁时,一场大火毁了家里的财产。饥饿与寒冷之间,衰老与死亡一步步逼近,悲伤、苍凉、恐惧是他的反应。

图片|夷山窑 ?图|宜山窑

在他63岁那年的一个冬夜,突然回忆起自己一生的曲折,他有点感慨。于是我点亮灯穿上衣服,写下“三首待挽歌”,想象自己死后的瞬间,模拟真实的与死神搏斗:

他用诗歌安慰他的亲戚和朋友。想象一下,他死后,他的儿女朋友抚着尸体痛哭。九月,霜打野草,茫茫苍凉,家人送他下葬。在去参加葬礼的路上,他听到了马的嘶鸣声,风掠过他的身体,直到他被推进了坟墓。最后,墓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这意味着他将一千年见不到朝日,时间将被冻结在石棺里。

但他并不悲伤。他只是觉得酒还没喝够。反正命是要死的。死亡只不过是将身体回归自然,变成脚下的泥土。

写完这首诗,陶渊明两个月后就去世了。但在他死前,他面对死亡是平静而超然的。他对死亡没有遗憾,对生命没有留恋。

图片|夷山窑 ?图|宜山窑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从帝王将相到小卒,都难免一死。

青少年对死亡没有知觉,因为时机未到;人到中年,渐渐明白了别人的死,自己却身体强壮。这个时候,死亡更多的是想象。当一个人步入死亡,死亡是必须直面的问题。

钱穆说,“人生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生的问题,而是死的问题。”

当你能坦然面对死亡的时候,死亡就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你也不会只是带着恐惧离开这个世界。

说到死亡,我们总会想到三月的鬼雨,凄凄惨惨的黑夜,冥界的鬼哭狼嚎,乌鸦的聒噪。

其实在中国人心里,死亡有时候是深情的。即使阴阳相隔,也可以一直思念。

小时候农历腊月二十六要在家给神社烧香烧纸。

图片1|石台盘人 ?图1 |石台盘人

那时候,面对外公的灵位,外婆总是闭上眼睛,双手交叉,在神桌前低声说着什么。我一直读到肉冷了,纸钱烧成灰,香开始掉第一层灰。

然后我倒了酒,心满意足地接受了供品。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神龛前的祖母就像一个乡村女巫,在念叨着神秘的咒语。

我过了很多年才明白,那些“咒语”是我奶奶对我爷爷的思念。无非就是最近家里儿孙的事情,哪个孩子生意大丰收,哪个孙子又调皮了。生活充满了琐事。如果有不好的事情,祈求爷爷的保佑。有开心的事就一起开心。

突然觉得听不懂的话很简单,烟花般,含蓄深情。

图片1|ANDYTON ?1 |安迪·顿

图片2|jjkk ?2 | JJKK

苏东坡曾写下《十年生死,两界》这首歌悼念亡妻。即使是过去的十年,即使是千里之外,也无处悲伤。然而,爱开始了,就深入了,从来没想过。既然难忘,思绪自然就上来了。

“亲情是一出悲剧,非死不可读”。

有生有死,只要思念对方,就可以用思想对抗死亡带来的幻灭。人生无常,但我们终能明白什么是爱。

在祭祀的节日里,我们经常看到人们在山上、街道上和河边烧纸。

那些精致的纸质领带,不过是用竹木做的一个框架,再用纸糊上而已。出了金山银山,出了高层别墅,出了豪华游艇,出了电视机,出了电脑,出了手机,甚至出了衣服,出了包包,造纸商用纸扎出了一个人间世,然后烧掉了。

给死人烧美好的东西,是中国人关于死亡的浪漫。

图片|Brian Yang ?图片|布莱恩·杨

当祭品开始燃烧时,到处都是火焰。

死者生前爱吃的食物在燃烧,纸房、纸车在燃烧,四季的纸衣在燃烧。大火把生者的负罪思想带到了地面,把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带到了彼岸。

当他们去另一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在那里幸福地生活,活着的人就会有安慰。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烧纸。我只是觉得扎彩纸挺好玩的,烧了也好看。

我问我奶奶,你们大人真的相信有另一个世界吗?奶奶摇摇头说不相信。

那为什么要烧纸?奶奶说:“真希望有另一个世界。因为我很想念他们,我想在我离开后和他们在那里团聚。”

看天上的云,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人生的离合器也是一样的。

事实上,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无论我们在生活中经历着什么,节日的意义就是提醒我们那些已经逝去但仍活在我们心中的人。

图片|夷山窑 ?图|宜山窑

文字为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